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中国前头号大豆进口商申请破产贸易战还是自身原因? 期货新闻

作者:觊时娱乐共羸欢乐时间:2018-10-06 10:40浏览:

  7月16日,曾经的最大大豆进口商、山东著名私营炼油厂——晨曦集团申请破产。这个企业的老总正是此前炮轰银行只顾赚钱,从实体经济抽血的邵仲毅。“前最大大豆进口商”的身份和贸易战的特殊时点,让这家炼油企业的破产成为新闻热点。但综合来看,晨曦集团的破产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20日,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布了多份《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现查明“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2月1日,现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

  法院对申请人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所属企业的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晨曦集团破产重整正式启动。

  2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又公布了多份山东晨曦集团下属企业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的民事裁定书。

  对于负债,媒体此前报道,民生金融租赁、交银金融租赁、农银金融租赁等公司采取诉讼等形式向晨曦集团追讨相关债务:民生金融租赁要求冻结山东晨曦及旗下海右石化、董事长邵仲毅等7700多万元银行存款;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支付2.97亿元损失及利息;农银金融租赁称,截至2016年9月20日,海右石化应付租金与罚息超过1.15亿元。

  资不抵债还体现在拖欠员工工资方面。2015年下半年,山东晨曦曾拖欠员工工资四成,补发工资要分三批发放。

  山东晨曦集团位于山东省日照市,员工6000余人,已形成石油化工、粮油加工、国际贸易、文化旅游四大主营业务。2016年整个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其中石化企业总产值168.5亿元,粮油加工企业总产值15.9亿元。

  这家曾在山东排名第二的民企曾是山东的明星企业,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董事长邵仲毅曾以190亿元成为《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山东首富。

  观察者网查询发现,山东晨曦集团最初是一家国营化肥厂——莒县化肥厂。后在国企改制中,时任厂长的邵仲毅通过技术改造盘活企业。由于邵仲毅曾接触过塑料制品,进而将化肥厂向石化领域转型。

  目前,山东晨曦集团石化产业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共拥有350万吨/年重交沥青、140万吨/年催裂化、100 万吨/年延迟焦化、25 万吨/年气分等20套化工及精细化工生产装置。其于2016年获得商务部颁发的燃料油进口资质和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使用资质,此前还取得了成品油批发经营资质,成为国内13家拥有自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

  与此同时,InMobi大数据技术助力周生生获“,3月,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公告》实施,成品油消费税监管全面收紧,通过“变票”逃避生产环节消费税被完全封堵。

  《公告》明确所有成品油发票均须通过增值税发票管理新系统中成品油发票开具模块进行开具,成品油调和油品分类编码不得随意变更。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位于大本营山东的地方炼油厂长期被称为“teapot(茶壶)”,指其炼化规模小、装置落后、环保投入不足。如今地炼企业的产能已经占到全国炼油总产能的约三分之一。作为地炼企业生产的最主要产品——柴油,今年以来消费量低迷,成为影响炼化企业利润的最大障碍。外界认为,柴油消费低迷和此次《公告》有一定关系。

  此前,一些地方炼油企业把应当诸如燃料油应缴纳税收的油品,以化工产品的名义销售给成品油经销贸易企业,成品油经销企业再将这些“化工产品”变换名称改为应税油品,环亚娱乐ag88真人版ZF-101火灾显现盘特性消防全国!销售给用油企业,通过“变票”逃避生产环节消费税。在出厂环节,虚开发票、加油站终端不开票,都是地炼企业和经销商能够避税的环节。

  与垄断原油开采和销售环节的两桶油相比,中国民营炼厂天生就处于弱势地位,成本极高,原本就是靠着上述方式野蛮生存。《中国经营报》援引业内的测算,如逃避缴纳相关税后,企业的成品油成本将减少1500元~2000元/吨。

  如今监管收紧,中石化等国内大型炼油企业又在争抢市场,数个千万吨级的炼油项目将进入投产试运行阶段,地炼企业的利润开始快速萎缩。

  根据能源机构的监测,7月18日,山东地方炼油厂常减压开工率为50.7%,开工率再创2017年以来的新低,并陆续有地炼企业开始停工检修。

  在发展石化产业的同时,2006年,晨曦集团重组濒临破产的植物油厂,几年后,成为我国最大的大豆进口民营企业之一,每年进口大豆达500万吨。同时,企业生产食用油,成为国内重要的大型油脂加工企业。

  有分析指出,此次晨曦集团旗下粮油加工企业破产,与当前猪肉价格下跌有关。中国饲料工业信息网刊文称,由于猪肉价格下跌,中国养猪户开始宰杀生猪,造成饲料需求下滑,豆粕等油厂的制成品需求也相应减少。山东晨曦集团是在这种背景下申请破产。上海汇易公司表示,目前山东压榨厂每加工一吨大豆就要亏损约50元。

  路透社则认为,山东晨曦破产反映了当前国内信贷紧缩和市场环境疲弱。尽管与国家控股企业相比规模相对较小,但这些企业代表了中国各地重工业面对的严峻问题。他们的困境反映出类似小型民营炼厂和压榨企业面临的日益加重的财务痛楚。国内产品过剩侵蚀利润率,这两个行业许多业者的现金日渐减少。随着中国政府整顿金融风险,小企业负债增加、信贷收紧的问题将凸显。

  对于资金需求的急迫,晨曦集团早在多年前已有所表现。观察者网注意到,早在2015年“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的邵仲毅就曾对媒体炮轰银行从实业“抽血”,称企业因资金不足开始缩减业务量。

  百家号“每日粮油”曾指出,我国大豆、小麦等实体加工业的资金需求本来就比较高。大豆虽然价格单价较社会其他商品低很多,但由于体量庞大,特别实在收购环节的现金支付,需要企业一下子能够拿出上千万甚至几亿元的资金,这对很多企业来讲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务成本。而在银行方面,由于农业领域加工利润薄、风险大,银行贷款更多的是偏向具有国有背景的龙头企业。而这些企业多以仓储业务为主。民营企业因资金困难,只能前期少收购粮食,后期去仓储企业中高价购买原料。这是粮食流通体制一直未注意到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刊文称,邵仲毅对记者说,从2014年年中开始,银行陆续通过让其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3左右,银行这种高速度的“抽血”,成为他睡不着觉的最大原因。

  为什么银行会这样做?邵仲毅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银行对高利润的追逐。他提供了一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的利润率仅为2.7%,远低于世界制造业的利润率。这是制造业500强平均利润率连续第三年下滑,并且是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同时,银行业与制造业之间存在巨大的“利润鸿沟”,2014年中国企业500强中有260家制造业企业,营业收入合计23万亿元,净利润合计为4623亿元;有17家银行,营业收入合计为5.52万亿元,净利润合计为1.23万亿元;17家银行净利润是260家制造企业的两倍多。

  观察者网发现,晨曦集团曾于2014年发行20亿元短期融券,对资金需求可见一斑。

  《经济导报》曾报道,晨曦集团属于工贸一体的企业。由于国际贸易需要,晨曦集团将其货币资金抵质押给银行办理外汇贷款及信用证,这导致受限资产余额较大,加大了该公司流动风险;由于企业融资规模不断扩大,财务费用攀升侵蚀了利润;对外担保比例大,且被担保公司与公司行业关联度很高,很容易遭受贸易行业波动冲击;环保压力也是晨曦集团转为亏损的重要因素。

电话:
传真:
邮编:
地址:觊时国际娱乐有限责任公司